鬼白万岁

百-4 网近顾韩相性一百问(少量漂御)(50-75问)

九渊化境:

前文:31-50问


前文:11-30问


前文:1-10问




网近顾韩相性一百问(少量漂御)(50-75问)


OOC预警。


少量漂御。




(下午场开拍前)


(张新杰:还有谁没领墨镜的?)


(全场无声,个个面上架着一副墨镜。)


(韩导:下午场,开拍!)




51 佑哥: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顾:佑哥,你干嘛戴个安全帽……


佑哥:高危工作,必要的保护。


顾:……


佑哥:请开始回答问题。


顾:攻方。


韩:智力上的攻方。


佑哥:智力上的攻方,这是什么?


韩:智慧上压倒他。


顾:受就受了,你就不要挣扎了。



52 佑哥: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韩(没好气):力气没他大。


佑哥:哦?只是这样?


顾:只是这样就足够了。



53 佑哥: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韩:当然不满意,强攻强受,凭什么老子就是受的那个?


顾:让你一只手,掰手腕能赢我的话,今晚让你上。


韩(竖中指):靠!你去死吧!


佑哥:怎么?公子你连千里一只手都掰不过?


韩:你知道个屁!这变态一根手指都能做俯卧撑好嘛?!


佑哥:……公子你就一直受着吧……



54 佑哥:嘿嘿,这个问题好。初次H的地点? 


顾:我公寓。


韩:你说的H是指到什么程度?


佑哥:嘶……这个定义比较模糊啊,导演,是[哔—]就算呢?还是[[哔—][哔—]]才算?


(韩导:你说什么呢?被消音了。)


顾(问公子):不管哪个都是在我公寓不是吗?


韩:嗯。


(群众:好想知道[哔—] 和[哔—][哔—]的具体内容啊……)


(九渊:我还没写……)


(群众:少磨叽!快写你!!!)



55 佑哥:嘿嘿,当时的感觉? 


顾:佑哥,你笑得好猥琐……


佑哥:不要转移话题,当时的感觉如何?


韩(皱眉):疼。


佑哥:是因为……太大了么……


顾(回忆状):其实我也有点疼。


佑哥:是因为……太紧了么……


(台下口哨声一片————)


顾、韩:…………可以下一题了吗?



56 佑哥:当时对方的样子? 


顾:性感得要死。


韩:巧了,同感。


佑哥:能不吹夫了吗?



57 佑哥: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顾:初夜,到底是指[哔—] 那次还是[哔—] [哔—] 那次?


佑哥:……这个问题……


韩:有区别吗?第二天一早你不是都去练你的破功夫去了?


佑哥:啧啧啧,看来公子对于一大早醒来看不到你这一点很怨念啊千里。


顾:那我以后……喊你一起练?


韩:去死!



58 佑哥:每星期H的次数? 


顾:好像没啥规律,想做就做了。


佑哥:大概呢?


韩:次数倒是不多,就是每次都……


佑哥:都什么?


韩:太久。


佑哥:……公子你是在夸奖他吗?



59 佑哥: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顾:我觉得两三天一次吧。纵欲对身体不好。


韩:次数无所谓,希望每次控制点时间。


佑哥:那公子你觉得一次多久合适?


韩:减一半吧,也就两三个小时?


佑哥:…………千里你…………



60 佑哥:那么,是怎样的H呢? 


顾、韩:……


佑哥:怎么都沉默了?不可描述吗?


顾:这是怎么形容啊?淋漓尽致?


佑哥:这词足够形容了!



61 佑哥: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顾:……


韩:脖子。


佑哥:千里怎么不说话?


韩:哈哈哈哈哈这傻B浑身上下就一个地方最敏感。


佑哥:公子请赐教。


韩:嘿……不可描述。


佑哥:懂了懂了。



62 佑哥: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韩:刚才我说了。


顾:他耳朵。


佑哥:咦,这个答案和公子自己的认知好像不太一样嘛。


顾(自信):当然,我比较了解。


佑哥:哦?这个怎么判断的?


顾(正直脸):叫声不一样啊……


韩(面红耳赤):擦擦擦擦!


佑哥(捂脸):好的,千里也不自觉地飙起了车。



63 佑哥: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顾:性感……


佑哥:千里你词汇量很匮乏诶,就会这个词?


韩:野兽。


佑哥:公子你又夸他……



64 佑哥: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顾:喜欢啊。


韩:嗯,还不错。


佑哥:二位看来X生活十分和谐。



65 佑哥: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顾:家里……吧。


佑哥(奸笑):这个“……吧”很耐人寻味哦。


顾:一般情况下是吧?那就是在家里。


佑哥:那特殊情况下呢?


韩:临时加题,不算!


佑哥:公子你在掩饰什么?


韩:下一题!


 
66 佑哥:您想尝试的H地点? 


顾:云郊湖……


花丛男:哇!野战啊!哪怕你是醉哥,也不要污染我们的圣地啊!


佑哥:这个,技术上不允许吧。


韩:是啊,游戏里现在还不支持。


花丛男: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开放这个技术啊?(猥琐笑)


叶小五: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死心吧!



67 佑哥: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顾:来得及就前后都洗洗,来不及就事后洗。


佑哥:什么情况会来不及?


御天:佑哥一看你就是没经验,真干柴烈火上了还有什么心思提前去洗澡?


漂流(扶额):……


佑哥:你好懂啊御天。


御天(脸上突然爆炸):草……



68 佑哥:H时有什么约定么? 


顾:能有什么约定?


韩:你看,约定了,不过每次他都不记得。


顾:约定什么了?


韩:不要she在里面。


佑哥:……你们能不能把“约定”这词想得更梦幻美好一点……



69 佑哥: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顾:没有。


韩:没有。


佑哥:你们俩还真纯洁。


韩:他遇到我之前,脑子里只有功夫,这种武夫哪有机会有艳遇?


顾:他一宅男,遇到我之前,除了酒就是打游戏,哪有心思谈恋爱?


佑哥:所以你俩一遇上,就发生了狗男男的质的改变了是吗?



70 佑哥: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顾:反对,我这个人还是很传统的。


(台下一阵喧哗:好“传统”的……基佬啊!!!)


韩:反对,我是完美主义者,心和肉体都要。



71 佑哥: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里一醉被QJ,这是我听过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佑哥(擦汗):企图QJ者估计会被揍得满地找牙吧……千里呢?公子如果被……


(演播室里杀气骤增)


佑哥:好……好重的杀气。千里别这样,我们就是做做节目,形式一下。下一题吧。



72 佑哥: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顾:不会啊。


韩:当然不会。


佑哥(翻白眼):这俩不要脸的,怎么会不好意思?


 
73 佑哥: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顾:揍他一顿。


佑哥(瀑布汗):呵……呵呵……


韩(胳膊搭在顾飞肩上):找这家伙来揍他一顿。


佑哥:在场的都看好了,这俩六亲不认的,以后这种方面的玩笑就别开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啊!



74 佑哥: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顾:运用肢体,是我的强项。


韩:轮不到我发挥。



75 佑哥:那麽对方呢?


顾:我应该,技术还不错?(看公子)


韩:还过得去吧。其实本公子技术更好,你要不要试试?(邪魅笑)


顾:床上靠实力见分晓!


韩:靠!


-TBC-



评论

热度(125)

  1. 鬼白万岁九渊化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