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万岁

【韩叶/多CP】和你在一起(20)

花开无期:

♡下一次更新是在我培训考试之后啦,小伙伴们下一周再见啦


♥无形中给喻黄发了糖【闺蜜说我某一段写得很甜】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ノ


 


 


韩文清和叶修现在处于一米之内能看清五官,三米之内可辨雌雄,五米之内可以知道你是个人,五米开外呢,不好意思,人畜不分的环境里。月黑风高杀人夜,这种环境就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身经百战了,韩文清和叶修更加容易接受了黑暗的环境,至少在攻击和移动速度方面,他们要更胜一筹。


森林中到处舞动的藤蔓与黑暗融为一体,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缠上进而被带到不知何处。


韩文清不断地在穿梭,向着不远处的追兵靠近。显然地,那个追兵被藤蔓缠上了,他正在不停挥舞手上的大刀,斩断已经缠上他小腿的数条蔓条。这给了韩文清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从背后缓缓靠近。在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两道红光飞快闪过,那个断了气的追兵随即便被藤蔓卷地而起了。韩文清不做停留,继续向着下一个目标靠近。


千机伞上的白光在黑暗中更为灼眼,追兵看见白光到了眼前的时候,叶修已经用千机伞刺穿了他的胸膛。千机伞一拔,鲜血更是止不住的喷涌而出,零零星星的几点溅到了叶修的手上,但是他毫不在意,掉头就割断了另一个离他不远的追兵的咽喉。


这时候的藤蔓倒是成为了韩文清和叶修的助力,随着跌宕起伏的哀嚎声,追兵的数量渐渐减少,最后只剩下背对着韩文清和叶修的那一个。只能说,他们两个同时看上了同一个目标。


韩文清和叶修两个分别躲在不同的树背后,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正紧盯着那一个目标,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急着出手。


黑暗之中的叶修挂着一个淡淡的微笑,“老韩,让给你了。”


韩文清知道叶修现在肯定扯着那个特嘲讽的笑容,换作是平时,早就上去跟叶修打一架了,不过现在他还是不输气势地说,“不了,留给你吧。”


叶修也不推让了,用千机伞瞄准了一下,一枪爆头。射完之后装模作样地向枪口呼了一口气(伞口处其实是没有硝烟的),转头向韩文清眨了眨眼。


其实天这么黑,韩文清也只能看清楚叶修的轮廓,他脸上的表情韩文清是看不到的。但是韩文清还是能感觉到,刚刚那么一瞬间,叶修是在向他炫耀。


“别以为我看不清你的脸,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韩文清冷哼了一声。


“……”老韩你这么黑的天还能知道我脸上什么表情啊。


“就算我看不到你的脸,我也知道你刚刚有多嘲讽。”


“你也……太了解我了点吧。”


“你也不算算,我认识你十年了。”


叶修走到韩文清旁边,叹了口气,“是啊,十年了。”


正当韩文清以为他要感慨一下人生,所以不准备接话的时候,叶修又开口说了一句,“你的发型就没换过。”


韩文清忍住了自己想一拳打到他脸上的冲动。如果叶修现在凑近看看韩文清的脸,他保守估计也得上交十个钱包。


他们两个沉默了之后,知了的声音就覆盖了整个森林。在一场混战过后,这样的声音不免令人有点心烦意乱。


叶修找了一个话题,“我猜,天亮之前他们是不会再追来了。”


韩文清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黑暗之中,叶修就只看到韩文清的头动了动,他就当作韩文清给出了回答。


“所以,老韩,我们就凑合着在这里过一夜吧。”


韩文清没有反对,还是点了点头。


叶修还是只能看见韩文清的头动了动,这时候他忍不住了,“老韩,你脑抽了吗?”


韩文清觉得他真的不能再这样纵容叶修了,刚刚想给叶修一拳,结果他还先出手了,一个拔刀斩准确命中韩文清的身后。千机伞一刹带起了一阵风,拂过韩文清手臂上细密的汗珠。


“不能大意啊,这森林的里的藤蔓还在呢。”叶修用手肘戳了一下韩文清的后背。


韩文清发现自己刚刚那么一瞬间真的松懈了不少,这种态度可是最为致命的,他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向叶修点了点头。


叶修这次看清了韩文清是在点头了,他刚刚还以为老韩是脑抽了,真是要感谢韩文清的不杀之恩啊。


叶修觉得自己还能补救一下,“这么黑,老韩你就别点头了,说句话吧,我这双眼睛也不是自带夜视功能的。”


不提还好,你一提起来我怎么就那么想揍你呢。


“嗯。”


“先去找个靠谱点的地方吧,森林深处的藤蔓好像变少许多。”


“还要往里走吗?”


“走,去‘世界之树’。”


韩文清没有意见,跟着他一路走到了“世界之树”之下。他以为叶修是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态度过来“世界之树”的,但是看了看正在绕树走圈的叶修,他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


叶修一边绕一边问他:“老韩,你觉得把上面的椰果打下来充饥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不纯粹就是为了觅食吗?都打起了“世界之树”的主意了,韩文清觉得叶修体内除了胆之外没别的了,哦,可能还有个胃。


“我觉得还是不要碰这树上的果子比较好。”


叶修努了努嘴,继续盯着头顶的椰果,韩文清看他的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


“你想打就打吧。”韩文清无奈地说。


说完这句话,韩文清觉得黑暗之中有什么闪了一下,经过他的推断,他认为那是叶修的眼睛在发光发亮。


叶修举起千机伞,“砰砰”两声,一个硕大的椰果就从天而降,他稳稳妥妥地接住了这个椰果。接着他又重复了一次这个动作,把打下来的另一个椰果递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皱着眉头看着这个递到他眼前的神秘的椰果。


“怕什么啊,老韩,这椰果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们俩就共赴黄泉吧。”


“……”可我还想活到九十九啊。


虽然如此,韩文清还是伸出手接过了椰果。接着,叶修把他的椰果也递到他眼前,另一只手在椰果上比划了一下,示意韩文清在那个地方劈开它。


韩文清现在可能更想劈死叶修,所以他一掌过去,下手有点重,椰汁一下子喷了出来,全落在了叶修的衣服和脸上。


叶修也懒得计较了,舔了舔嘴边的椰汁,说了句“好甜”,就坐下津津有味地喝起椰汁了。


大概是因为战斗消耗的体能特别多,叶修没花三分钟就把椰汁给解决了,他看了一眼旁边还在犹豫开与不开这个椰子的韩文清,说:“老韩,你不要浪费我辛辛苦苦给你打下来的椰子啊,赶紧趁热吃了吧。”


韩文清:“……”这人,是不是饿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然后韩文清也很利索地把椰子劈开,捧着椰子“咕噜咕噜”地喝起椰汁。不到一会,两个椰子里面的椰肉也没被这两个人放过,看了看地上,就只剩下椰子壳了。叶修觉得还不够过瘾,举起千机伞又打了两个椰子。


韩文清这一次是先给自己开了椰子,喝了两口椰汁之后,才给在一边咽口水的叶修开椰子。


人可真是善变的动物啊,叶修暗暗地想。


事实证明,这是货真价实的椰子,共赴黄泉这种事情是没有发生的。反倒是他们吃饱喝足之后,靠在椰子树上共赴梦乡了。


 


喻文州抬头看看天空,已经夜深了,再看看趴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


“醒醒,少天。”喻文州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脸,好让他清醒点。


“唔……队长,我又困又累,让我睡会吧,现在应该没有人追上来了吧?”黄少天的头往喻文州的颈窝里蹭了蹭,半梦半醒地说。


“少天,我们还在街上,真的不能睡。”喻文州又摇了摇黄少天的肩膀。


“什么?睡大街?我不要啊队长……”


“……”行了,黄少天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了,就是上课的时候撑死不想睡最后还是睡过去那种昏迷。


喻文州长吁了一口气,这两天的事情就像走马观花一样过去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要沦落到睡大街的地步了吗?不行,他摇了摇头,这大街是肯定不能睡的,不然太有损形象了。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家家户户的灯都已经全灭了,亮着的都只剩下昏黄的街灯了,这时候找个地方落脚,实在是很困难啊,更何况自己肩上还托着一个黄少天,还是那种重(shui)度(si)昏(le)迷的。


他在一盏路灯下停下了脚步,把黄少天轻轻地放下,靠在灯柱上。然后用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他浑身上下都像火球一般,热得淋漓尽致。他把贴在后背上的衬衫拉开,与空气接触到的后背瞬间凉快了不少。


今夜的天空,繁星点点,喻文州也好久没这样静静抬头看过夜空了。夜空里最亮的那颗星,是天狼星吧?喻文州想了想,不对,星星怎么会动呢?他再眨了眨眼,发现天边的那一颗星星愈发明亮,后面还拖着一条颜色浅淡的长长的尾巴。


就这样,一颗星星从天空坠落,掉在了喻文州面前。


街灯边一片绚丽,大小不一的星星的中间,出现了一道人影。


喻文州凭着自己阅人无数的经验,认出了星星中那一双大小眼,他敢肯定来人是王杰希。


围绕着王杰希身旁的星星正一点一点消散,就像空气里的尘埃,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灭绝星尘后的星星却经久不散。


喻文州没有料到王杰希会出现在这里,有些许惊讶但又不失风度的问:“王队,你怎么来这里?”


王杰希收起灭绝星尘,余下的一丁点星光也消失殆尽了。


“我之前收到叶神的信息,问了一下我们组织里的情况,他还说联系不上你们蓝雨的人,所以我就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喻文州侧过头看了看已经熟睡的黄少天,眉头紧蹙,喉结转了转,吐出一个字,“嗯。”


王杰希看了看四周,万籁俱寂的夜晚里,他推断喻文州和黄少天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


“你们情况看起来好像不怎么乐观。”


喻文州把黄少天往怀里带了带,以免他着凉。


“对,不容乐观,队里的人大概被一群黑衣人捉走了。今天我和少天都遭到了他们的追杀,不过,有一点很可疑,他们似乎是两批人。”


王杰希挑了挑眉,问:“是上次你们在列屏群山遇到过的那些人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不好说,不过有些方面可以就此推断一下。之前我和少天在列屏群山里遇到的人,喜欢耍手段,还有埋伏战。而昨天晚上有一批黑衣人闯进来,在蓝雨一楼的通风道里放了催泪弹;今天早上也有一批黑衣人闯进来,但是实力不差,少天为了掩护我逃出去还受了点伤。”


王杰希仔细分析了一下,“你是想说这两批黑衣人从行事作风上不一样吧?”


“对,前一批实力虽然比不上,但是惯用手段;后一批实力不错,似乎是拥有着专业的身手。”


“那可就难办了。”


“你们微草情况怎么样?”


“形势很紧张,基本上是一个火药桶了,只差一根引火线。”


“那王队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我跟队里人商量过——最后决定让我绕开监控队跑出来。”


喻文州眯了眯眼,一瞬间脑海里想了很多东西,最关键的一条信息就是微草把希望寄托给王杰希。他现在的心情难以言喻,蓝雨的希望——是在他和少天身上了吧?


“不管怎样,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还是先把少天安顿好吧。”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同意之后,便和喻文州一起杠着黄少天找住宿的地方。喻文州总算是没有和黄少天一起留下流浪街头的回忆。


 

评论

热度(29)

  1. 鬼白万岁一隻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