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万岁

[顾韩]论功夫与末世的兼容性「15」

仙人球之道:

论功夫与末世的兼容性「15」


韩家公子春风满面地出了门,又阴沉着一张俏脸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顾飞正在厨房里头捣鼓基地长额外供给的异兽肉和异能催生蔬菜。虽然顾少爷的私人营养师没跟着来末世,但之前在用的营养菜单还是可以参考一下的。受顾老爹的影响,顾飞在自己的身体保养方面可是上心得很。

好在顾飞天赋还不错,至少切菜切肉方面刀工简直没得说,任是再挑剔的大厨来估计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正忙碌着,外头大门突然哐当一声,巨响,顾飞一边飞快剁肉一边抽出空喊道:“哎公子回来啦?那酒喝着怎么样啊?记得给我捎了吗?”

“捎你个头。”韩家公子说。

这下顾飞不开心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咋动不动骂人呢?他用刀背往蒜上大力一拍,教育道:“没带就没带呗,有点素质啊!”

“素质你个头。”韩家公子又喊道。

这人今天咋回事?顾飞很纳闷。他把东西往案板上一堆,擦了擦手后从厨房出来,打算让这人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结果还没靠近韩家公子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顿时吓了一跳:“我靠,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韩家公子还站在门口,背靠在门上正盯着手心的酒瓶,“千里一醉你大爷!”

顾飞无语,都醉成这样了还惦记着骂自己呢?这韩家公子,他今天好像没惹他吧?

好心的顾飞上前去扶韩家公子,却很没面子地被一把挥开了。韩家公子看都没看顾飞一眼,执着地对着自个的酒瓶大声嚷嚷道:“千里一醉!!你个傻逼!!”

又被点名的顾飞扶额,大哥我就在你面前啊!你对着个破瓶子瞎喊啥呢?

让这人一直在这呆着也不是个办法,顾飞很愁。他再接再厉,这次换了个目标,伸手去拿韩家公子手里的瓶子。没想到韩家公子早有预料一样,抱瓶子抱得死紧,他要想强行掰开搞不好那力道还得弄伤他,只好作罢。顾飞无奈地叹口气,看这人就赖在门上死活不动,嘴里还翻来覆去地念叨着一堆什么,中心思想就是骂千里一醉不是个东西,这才一会儿的功夫措辞都换了好几个了,不愧是文化人,骂人都翻着花来的。

试了几个办法都没劝动韩家公子,顾飞干脆不管他挣扎不挣扎了,直接把人一捞就扛在了肩上。他的肩膀顶着这醉鬼柔软的腹部,几乎能感觉到他胃里液体的晃动。这个姿势似乎让韩家公子很难受,想表达抗议的他不停地大力拍捶顾飞的背脊。喝醉的人力气还是蛮大的,顾飞好不容易忍下了还手的本能冲动,不知道挨了韩家公子多少老拳才终于把这家伙给运回了床上。

照顾一个醉成一滩的人,对于这个崭新的命题顾飞感到非常棘手。完全没这方面经验的他苦思冥想了半天,终于做出了先脱衣服再洗澡的决定。不过……他看了看床上缩成一团对着瓶子唱起歌来了的韩家公子,心里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各种意义上的不自信。

“喂,公子,公子?”顾飞拍拍他,“起来,起来洗个澡。”

韩家公子像卡壳了一样停下了歌声,他目光放空,突然使劲一拍瓶子:“千里一醉我日你大爷!”

妈的这家伙!顾飞怒,他这下也不管韩家公子酒醒后会怎么样,直接上去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如蝴蝶穿花一般,三两下就把韩家公子的袍子给解开了。外袍好脱所以脱得利索,但内衬却有点麻烦。韩家公子挣扎不断,顾飞按也按不住,只好亲自上阵压着他,艰难地解剩下的衣服。

我这样简直像个犯罪分子……顾飞一边解衣服一边泪流满面着。

经过了漫长而艰苦的斗争后,顾·秒杀法师·第一杀手·云端魔王·自走外挂·人民教师·飞终于成功地把韩家公子给扒了个干净。他发誓这绝对是他学武以来干过最苦最累最可怕的活。他擦了一把汗,把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扒下来的内裤给扔一边,再次将韩家公子扛到了背上。历史是如此的相似,不过和刚刚不同的是,这会的韩家公子是光溜溜的……

光溜溜的韩家公子在顾飞的肩上比之前还不老实。他这次不光用拳头捶,还用牙咬顾飞的背。顾飞一边强行让自己忽略手上细滑的触感一边龇牙咧嘴地忍着疼,就卧室到盥洗室的几步距离,感觉漫长得就像过了一辈子。

之前他一直习惯用淋浴,可韩家公子这样明显只能用浴缸。顾飞把韩家公子轻手轻脚地放进浴缸里,刚松了口气,却冷不防被韩家公子一拳打中了眼睛,顿时心里充满了悲愤。想到这人以后不知道还会喝醉多少次,现在的情景他又要经历多少次,顾飞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万幸的是,把花洒打开后,被淋了一头一身的韩家公子似乎有些懵。这会的他显得乖巧了不知道多少,顾飞欣慰地调了一下水温,奖励地拍拍韩家公子的头,“乖啊。”

韩家公子晃晃头,表情迷迷瞪瞪的。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桃花般的艳色,水雾弥漫的眼睛里一片波光潋滟,仿佛盛着一片烟雨中的江南。顾飞被他这犯规的表情看得有点愣,脑内忍不住又一次被特大字号的梨花体刷了屏。

好看,

真好看,

这么好看,

为啥是男的?

评论

热度(36)

  1. 鬼白万岁仙人球之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