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万岁

【all叶】【大概是个合集】来日方长01

时光埋故人:

作为一只高三狗还修仙码字不知道为了什么,复健成功码上瘾了。


没车,ooc我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慎入。


背景为第十一赛季霸图夺冠,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一个撩汉不成反被草的故事。


01.韩叶




  韩文清走出浴室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呛出了眼泪,而罪魁祸首正盘着腿靠在床头,指间夹着一根刚点燃的烟,好一阵儿吞云吐雾。


  床边的矮柜上已经堆了两三个烟头,看样子这人已经待在这屋子里有一段时间了,好好的屋子整的跟个仙境一样云雾缭绕的。


  看见韩文清出来,叶修倒也没觉得把人家的房间搞得乌烟瘴气有何不妥,自顾自地抬起夹着烟的那只手随意打了个招呼,开始胡扯些有的没的。


  “你们霸图不愧是豪门啊,一人一寝室还有独立卫生间,”叶修真诚地感叹道,“不像我们兴欣,到现在还是俩人挤一间,房子还是租的。”


  “把烟掐了。从我床上下来。”韩文清用着一贯的命令语气说。


  “别呀!刚点的,掐了浪费。再说了,哥这么老远跑过来看你,连根烟都不给抽不够厚道啊!”叶修向来脸皮厚,这十多年来也没从韩文清的漆黑的脸色前面犯过怵,这时候当然也一样,不仅如此还要挖苦韩文清几句才开心。韩文清也懒得和他犟,就只开了风扇散味儿,一时间房间里只剩电扇运作的嗡嗡声,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都没说话,好像在等谁挑起话头。


  最终还是韩文清先沉不住气,问道:“你来干什么?”


  叶修拍了拍床示意韩文清过来坐,俨然一副反客为主的姿态,慢悠悠的开口:“哥这不是知道你们霸图终于黄昏乐了一把才来祝贺的么,顺便表达一下我们兴欣明年一定夺冠的决心。”


  “明年的冠军只能是霸图的。”


  “是我们兴欣。”


  “霸图。”


  “兴欣。”


  “霸……哼。”韩文清终于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又跟着叶修的节奏跑了,连忙停口,“你到这来就为了说这个?”


  “不全是。”叶修直起身子转而歪向韩文清那边,后背结结实实地顶住韩文清的肩膀,语气神神秘秘的。


  “我说老韩,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吗?”


  合着这人是来冒充媒婆的,韩文清心里一沉,原本还算柔和的表情也跟着凝固了,一股无名火从心里烧起来,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这个问题看上去只是个朋友间的玩笑话,没有必要较真,如果是别人,韩文清或许还能一笑置之,可这说这话的人却是叶修,就好像踩中自己的雷区一样,尤其是叶修还靠他那双下垂眼摆出一副无害的表情,简直想让自己把叶修摁在床上一顿……


  嗯?摁在床上干什么?


  韩文清觉得自己是被烟味儿给熏晕头了净想些有的没的。过了一会儿,韩文清终于硬邦邦的回答:“现在一切以霸图为重,暂且不考虑。”


  叶修一听这话可乐了,韩文清是谁,那可是为了霸图连国家队的邀请都能拒绝的人啊,思想觉悟高的没话说,霸图面前就连终身大事都得靠边站。


  “那你觉得我呢?”


  “你?”韩文清挑起眉毛,“你不是早就嫁给荣耀了吗,还想跑去祸害别人?”


  韩文清说的没错,像他们这种把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都送给荣耀的大老爷们儿,哪有时间谈一场细水长流的恋爱,对他们而言,太过奢侈,又像个累赘。叶修狠狠吸了一口烟,唇边逸出的白烟片刻间就消失在空气中。


  “那哥给你出个主意吧。”叶修突然开口建议,“反正咱俩单着也是单着,不如凑合凑合,和哥搭个伙,互相祸害呗。”说完转头去看韩文清的脸,果然一脸惊讶的都能上明天《电竞之家》的头条了,标题就叫“万年钱包脸终于破口惊愕万分”啥的。


  韩文清显然是真的被叶修这个所谓的建议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一口咬定这是叶修随口的玩笑,只是两人现在肩靠肩背靠背的姿势反而混淆了他的判断,两人相接的地方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的温热触感越发地让心底燥热起来,韩文清猛地向旁边挪了些位置,叶修突然失去依靠也向后倒去,但凭着过人的反应力很快稳住身体,而后就听见韩文清那里传来闷闷的一声:“开玩笑呢。”


  不是问句,就是一口咬定是个玩笑。那这反应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又向那边靠了靠,继续推销自己:“没开玩笑,说真的啊,好多小姑娘都排着队想跟哥处对象呢,这么大的便宜你真不捡啊?”


  韩文清没说话。叶修一看这位是铁了心不想搭理自己了,既然软的不行,干脆咬咬牙,心一横,直接跨坐在了韩文清身上,双手环过韩文清的脖子,把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别乱动啊,哥手里还有烟呢。”


  韩文清刚想说些什么,下唇却被一个温热的东西含住了。


  是叶修的唇。


  只是轻轻的一下,叶修便抬起头,眼中带着笑意,说:“信了?不信再来。”


  叶修又将头低下,轻轻啄了韩文清的唇一下,紧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不知道谁第一个伸出舌尖去试探对方,两人立刻唇舌交缠,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是纯粹的,依靠本能地去索取对方口腔里的味道交换彼此的气味。


  叶修的吻带着一股浓烈的烟草味儿。当韩文清的双手握住叶修的腰时,他想。


  这股烟味居然让他有些着迷。当韩文清用手压住叶修的头,使他更靠近自己的时候,他想。


  叶修。叶修。当他们亲吻的不分彼此的时候,韩文清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名字被不断地放大。


  一吻终了。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嘴角还牵出一条银丝,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气氛很暧昧,韩文清又在叶修唇角轻吻两下。然后松开手,示意叶修下去。


  可叶修偏不,他动了动腰,韩文清立刻皱起眉头,然后听见叶修说:“还憋着呢老韩,你这玩意儿顶着我了。”


  韩文清胯下那物什偏偏这个时候精神起来了。


  “啧啧。韩队宝刀未老啊。”叶修仍然嘴欠,“哥是不是该跟你的小兄弟打声招呼啊?”


  叶修这句话彻底摧毁了韩文清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打,当然要打。”韩文清到底也是个爽快人,直接夺了叶修手里的烟在床头按灭,一把将叶修丢回床上,自己的身体压了上去,将叶修困在自己双臂之间,“只不过你这声招呼打了,今天就别想回去。”


  “你干什么?”叶修显然没意料到韩文清会来这出,当下也是慌了神,连忙用双手去推韩文清的胸口,这一推没推动,反而还推出了一种欲应还羞的感觉。


  “干什么?”韩文清露出今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这笑容居然带了点狂气,恍惚间就让叶修想起他们大约十六七岁的时候,都有一种属于少年人的骄傲与锐气,那时他和韩文清的第一次会面,对方也是带着这样的笑容,朝他伸出手。


  现在不管怎么看这笑容都变了味道。叶修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害羞正拼命叫自己躲闪着不去看韩文清的脸。


  然后就感觉韩文清凑到自己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干你。”




没了,真没车。






小剧场


  叶修来到霸图将近一个月,因为腰部持续疼痛迟迟无法离开。


  大家都心照不宣。尤其是张佳乐一得着机会就可劲儿嘲讽叶修。


  某天张新杰遇见叶修,表示叶修的生活习惯过于随意,身体素质也过低,希望从明天开始叶修能和他一起晨练。


  “没事儿啊,有老韩养哥呢。”


  “霸图可没空养闲人。”


  “哎呦~”叶修做痛心疾首状,“老韩你这样哥要跟你断道了。”


  张新杰决定不理这对狗男男,独自离开了。


  待张新杰走远后,韩文清又说:“缺少的运动量就在床上……”“等等!老张啊哥跟你去晨练!”


  叶修也跟着跑没影了。


  今天的韩队仍然为霸图操心劳累呢。可喜可贺。


  


    


end.

评论

热度(120)

  1. liduo&Rideau蠢雀儿@童车司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