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万岁

【韩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悠悠堇:

        补档。


        这是一篇严肃的黑道文。(假装它是


 


        ***


 


        霸图会最近的头等大事要数出了个卧底。


        卧底这种事在黑帮里算得上是大忌讳,更何况是在最为重情重义讨厌卧底的霸图会。


        会内上上下下,咬牙切齿,愤懑难当,恨不得亲手将卧底千刀万剐。


        然而,这个梦想,在现实面前,显得很难实现。


        因为这个卧底有点特别。


        准确来说,在发现这个卧底是卧底之前,只要没瞎的人都可以看出他们敬爱的韩老大对这卧底有意思,爱和性双方面的意思。


        然而被他们万里挑一顶天立地的韩老大看上的那个人,居然是卧底!


        于是成员们很揪心,替老大揪心。


        而老大这几天闭门不出,和那个卧底一起窝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按成员们的想法,当然应该立刻把卧底断手断脚,杀之后快。


        但是他们不由担心一向雷厉风行的老大在爱情面前也难免着了道。


        “张副,你去劝劝老大吧。”


        众人想把副手张新杰推上前线,虽然老大不一定会听他们的话,但是理性担当张新杰的话,老大应该多多少少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


        “美人腰英雄冢啊。”黑帮里难得有文化的成员试图用历史来证明铲除卧底的重要性。


        “美……人?”


        张新杰挑了挑眉。


        成员回想了一下卧底的长相,沉默了。


        “总之,不用担心。”


        张新杰如此许诺道。


        成员们这下可放心了,毕竟张副一言九鼎。


        想想也是,他们韩老大这样的铁汉硬汉,怎么会因为区区爱情而改变自己的原则,根本不可能!


        没错,是他们错了,他们怎么能怀疑自己老大的品格!他们应该自罚三百个耳光!


        然而张新杰还有后半句:“不管发生什么事,霸图都不会倒。”


        ……等等张副,为什么已经以会发生些什么事为前提了,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有些脆弱的成员眼眶都湿润了。


        有些喜欢脑补的成员已经从这句话中脑补出韩老大与卧底殉情共葬太平洋的场景,感觉信息量大到窒息。


        而张新杰则是一脸冷静地回自己办公的房间去了,留下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无限遐想,脑补一出出悲剧。


        “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从百花会退出后来到霸图会的张佳乐在高层成员聚会时深沉地把下巴搁在交叉的双手上,“我们必须用霸图会之间深厚的感情来提醒老韩回头是岸,顺便摸清他和那卧底到底在卧室里干些什么。”


        “为什么我总感觉你的重点在后半句呢?”
        林敬言斯文地笑着,一点都不像是当初在呼啸街打下一片天的流氓首领。


        “是你的错觉。”张佳乐很严肃,但很快语气一转,贼笑道,“不过你可别说你不好奇。再说了,那货落到今天这下场,难道不是大快人心?”


        林敬言和善地笑笑,但并没有否认。


        “组里最近还有很多重要工作。”坐在办公桌后的张新杰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要耽误了正事。”


        “好啦,知道了。”


        张佳乐瞬间像是精气都被吸走了一般瘫到沙发上,有气无力地比了个OK的手势。


        此刻,韩文清居住的小别墅门口,一群霸图会的有志之士正在这里集合。


        “不如就来个负荆请罪吧!”


        有人提议道,“背上荆条,显示我们就算被老大殴打,也要葬送红颜祸水的决心!”


        “好主意。”


        其他人点头,


        “那么找荆条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不过话说回来,荆条是什么?”


        “好问题。我也刚好想问呢。”


        “看你们这群没文化的小混混,真是可怕。”


        “靠,你是不是找揍啊!”


        好不容易成立的霸图会舍身取义小分队在出动之前,就面临了解散的危机。


        等到骚动平息下来的时候,大家都累了。


        “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


        某成员提议。


        “不行!等到明天,说不定老大的精气都被卧底吸走了。”


        “你是聊斋志异还是西游记看多了?”


        争论之际,别墅大门忽然打开了,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出现,小分队被吓得无声尖叫。


        具体表情请参照名画,呐喊。


        “吵什么呢?”韩文清开口,嗓音低沉暗哑,表情很不友善,小分队默契良好地开始胡说八道。


        “没事没事,我们就是来看看老大!”


        “老大龙体贵安!”


        “老大寿比南山!”


        “老大see you again!”


        小分队在问候过后立刻溜走了,归途中仍然心有余悸。


        “老大刚才一副高潮被打断的表情,好可怕。”


        “所以说老大果然把卧底关在小黑屋里日以继夜地啪啪啪吗?果然是这样的剧本吗?”


        “卧底的目的该不会就是要把我们老大榨干,让老大精尽人亡?真是太邪恶了太下作了。”


        “呸,不要以你的小鸡肚肠去揣度我们老大的肾容量,老大的肾岂是你能够度量的?老大怎么可能精尽人亡,那可是老大诶!”


        吵闹了一会儿,某成员提出了建设性的新意见:


        “虽然卧底的确很可恨,但是你们想想那些黑道小说里,老大爱上卧底,卧底被发现是卧底,其实卧底在执行任务的途中也不小心爱上了老大,但是老大被被背叛的愤怒冲昏头脑对卧底虐身虐心,最后卧底含恨自尽,老大悔不当初……所以说要是真对卧底做了些什么,最后伤心欲绝的不是我们老大吗?”


        “……你看的真是黑道小说?不是什么奇怪的小说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万一老大真把卧底关在小黑屋里日以继夜地解锁各种姿势各种场景,最后把卧底搞死了,然后老大也自尽了该怎么办?”


        “就跟你说让你平时少看点奇怪的书你偏不信,搞得现在思考回路都跟正常人不一样了。”


        “靠,我哪里不正常了,你敢保证这种可能性一定不会发生?万一发生了你哭还来不及……呜,我们英明神武的老大啊——”


        “日,这不是还没发生吗,你哭个毛啊。”


        “防患于未然你懂不懂!”


        小分队陷入了分裂状态,他们回到据点的时候,仍然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


        “在说什么呢?”张佳乐捧着杯蜜桃味的星冰乐晃悠过来,兴致盎然,“听说你们去找老韩了,结果怎么样,见到叶秋那货了吗,他是不是被操到哭爹喊娘了?”


        “叶秋!?”


        小分队倒吸一口冷气,叶秋这名字如雷贯耳,混黑混白的都没有不知道他的,这人不仅是曾经嘉世组的老大,更是霸图会的死敌,行踪极为神秘,知晓他真容的寥寥无几,不过韩文清应该确实是知道叶秋具体长什么样的。


        “难道说,这段时间叶秋都戴着人皮面具!所以老大才没有认出来!”


        成员们义愤填膺,纷纷替自己的老大感到愤怒。


        “不是啊,他原本就长那样。”张佳乐否决了这个观点,并说人皮面具这种科幻道具目前还没有被研发出来。


        “那老大为什么会让他待在霸图。”


        那可是叶秋诶,全霸图的敌人,全人类的敌人,全宇宙的敌人,一想到自己曾经和这样的敌人一起呼吸过同一会议室的空气,有些成员就忍不住要窒息了。


        “因为他不是被嘉世赶出来了吗,暂时没地方去,老韩为了防止他流落街头被人做掉就把他捡回来了。”


        “……”


        这种东西是能随便乱捡的吗老大。成员们忍不住要埋怨韩文清一下了。而且他们同仇敌忾地仇恨叶秋那么多年,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老大竟然对叶秋有意思,这他妈就很尴尬了,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那卧底到底指的是什么。”


        某成员弱弱地举手发问。其余群众狂点头表示自己也很好奇。


        事实上回想起来的话,他们只知道某天早上老大忽然宣布新来的那个小组长是个卧底,然而对于小组长到底做了什么卧底会做的事,他们一无所知。


        “这个啊……”张佳乐陷入了回忆,“前几天,我和老韩老林还有张新杰打游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队伍,那个队伍很狡诈很阴险,把我们团灭了,后来老韩发现对面那个队伍里的队长居然是叶秋。”


        “然后呢?”成员表示想知道故事的后续。


        “没有然后了。”


        “……”


        这就是卧底的真相?


        要不是真的敬爱着伟大的韩文清老大,成员们忍不住都要骂街了。


        而此时,在韩文清的房间里,卧底正蹲在沙发上啃板栗,像只大松鼠。


        对面韩文清的膝盖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皱眉敲了敲茶几:“快点再开一局。”


        “靠,你还没输够啊。”卧底翻了个白眼。


        “别废话。”


        “我说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你说出来我可以解释嘛。”卧底伸长腿用脚趾尖戳了戳韩文清的肩膀,“我可不信你真因为我把你们团灭了就这么上火。”


        韩文清瞪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卧底一愣,立马反应过来,笑嘻嘻地凑过去,对着韩文清摊开手心,请他吃板栗:“来,干了这两颗板栗,我们好好说话。”


        韩文清冷笑:“叶修是你什么人?”


        “咳咳,叶修是我本人。”


        卧底有点心虚。


        韩文清冷哼一声:


        “那叶秋是你什么人?”


        “我弟……”


        韩文清的脸扭曲了。


        原来这么多年他在床上喊的都是叶修他弟的名字。


        “要不是那天苏沐橙提起,我都根本不知道。”


        韩文清居然笑了。


        卧底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悄悄地朝门口的方向移动。


        “别跑。回来。”


        韩文清伸手抓住他的后衣领,“把这些年的份都补回来吧。”


        “补什么东西?”卧底听不懂。


        “你的名字。”


 


        于是卧底含泪听着老大每射一次就喊一次他的名字,喊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帮他洗了澡。


        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卧底窝在柔软的棉被里忍不住问:“还有多少次?”


        “好几百次吧。”


        “……”


 


        卧底在这个时刻决心做一次纯正的卧底,把霸图的底细卖给自己新成立的兴欣会。


        “老韩,最近新冒出来的那个兴欣手上不知道为什么有好多我们的资料,什么情况啊。”


        一次例会,张佳乐忍不住对韩文清反应了这件事,韩文清想了想,道:“那就再加三十次吧。”


        “啊?你在说什么?”


        张佳乐茫然。


        “没什么。”韩文清表情不变,“我的私事。”


        坐在副席的张新杰一语道破天机:“别因为谈恋爱耽误了公事。”


        “不会。”韩文清对此不置可否。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张佳乐还是很茫然。


        “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文清的卧室里,卧底趴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腰,对着放在枕头上的电脑视频框冷酷地说道:“把霸图的那个分会炸了吧。”


        “我们没那个经济实力。”


        安文逸冷静地推了推眼镜。


        “那你说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难道我要被韩文清干死在床上?”


        安文逸没想到叶修会说得这么直白,清秀的脸上忍不住红了红,然而表情依然很公式化:“这就请会长自己处理吧。”


        “我当初把你从霸图挖走花了那么多心思,你忍心让我客死他乡?”


        叶修说得就像真的一样,他想了想,“要不你让包子过来砸场子吧,就跟包子说我被这里的山大王绑架了,让他快点来救我。”


        视频里的安文逸眼神微动,用平板的声调说:“山大王回来了。”


        叶修一僵,回头,韩文清正倚着门框抱着胳膊看他。


        “那么我挂了。”安文逸很会看气氛,一点情义都没有地挂断了视频通讯。


        安文逸身后一脸担忧的陈果忍不住问:“没事吧,我们真的不用去救他吗?”


        磕着瓜子的苏沐橙安慰道:“没事的,他要真想逃的话,早就逃出生天了。”


        “那他刚才那通视讯是怎么回事?”


        陈果疑道。


        苏沐橙想了想:“可能是在隐晦地通知我们,是时候该准备嫁妆了。”


        顿了顿,苏沐橙补充道,“当然也可能是在暗示我们,彩礼要多收一点。”


 


 

评论

热度(2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