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万岁

【韩叶】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陌格:

 *完结放心跳|•ω•`)
     *又名标题和内容没有半点球关系总之就想开个车|•ω•`)
     *时间轴接在上一篇聊天体后面,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ω•`)
     *能接受灵车漂移和欧欧西那就来次狗吧↓
    


  


       *
  “老韩?”叶修端着桶泡面打开一条门缝,看见来人愣了愣。
  
  对方微微点了个头。
  
  
  
  
  *
  
  上林苑里静悄悄的。
  
  战队的事情基本都有着落之后,老板娘大手一挥说给大家放个小假吧,于是离家近的回家,离家远的找朋友玩,苏沐橙打算打飞的去找楚云秀玩,魏琛也说要和弟兄们聚聚,早就没影儿了。
  
  韩文清和叶修并排坐着打荣耀,苏沐橙坐在他们不远处看剧嗑瓜子。
  
  
  *
  韩文清昨天晚上突然出现在上林苑大门口,这位霸图队长理直气壮的大步迈进兴欣战队的老巢,熟练的上楼左拐进了叶修房间,把行李放好还顺便抢了叶修泡面桶,并给他和苏沐橙叫了份晚餐。
  
  叶修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份由霸图队长付费的晚餐,并盛情邀请他一起畅游在荣耀的世界。
  
  然后叶修吃了韩文清一掌。
  
  “我和沐橙约了副本啊,给她打个隐藏boss掉落的特典外装,”叶修解释,“你要来怎么不早说”
  
  韩文清语塞。
  
  确实,他很少不请自来,其实是僚机苏沐橙小窗他说,我们兴欣现在倾巢而出等明天晚上我也走了之后天时地利人和!你懂的!
  
  于是他不知怎么就去订票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机场了。
  
  苏沐橙也没料到他来的这么快,把自己的小号交给韩文清之后就上楼找被子给他铺床去了。
  
  韩文清操作着苏沐橙的枪炮师,一甩鼠标就拉了几个小怪过来,那边开着个战法小号的叶修不得不停止划水,认真应付起被韩文清拉来的一堆小怪。
  
  “状态怎么样?”韩文清突然开口问他。
  
  叶修漫不经心的用战法号秀了个微操,说:“如你所见,打八个你应该没问题。”
  
  这种低端的嘲讽显然不会让韩文清的内心有半点波动,要不然交往那么多年他大概已经死于肝火过重了。
  
  那边苏沐橙把魏琛的床铺给整理了,下楼发现两个人已经帮她把外装刷了出来。联盟女神高高兴兴的把外装穿好,开了拍照,把照片发给楚云秀。
  
  沐雨橙风:[图片]
  
  楚云秀回的很快,显然是挂着qq在看剧。
  
  风城烟雨:新出的特典外装?我还没刷出来呢
  
  沐雨橙风:韩队和叶修帮我刷到的嘿嘿嘿
  
  风城烟雨:666♂
  
  叶修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韩文清打量了叶修一番,这个家伙穿着兴欣刚出的印花T恤,下面一条沙滩裤,黑圆圈有点深,脸色有点青……好吧看上去确实有点病殃殃的,但是叶修的眼神倒是出奇的明亮。叶修摆了摆手,顺便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快零点了。苏沐橙和楚云秀聊完天就上楼睡觉去了,现在房间里就他和韩文清。
  
  韩文清把叶修从电脑前拎起来,强退了游戏,把人赶进卫生间刷牙。叶修嘴含牙刷嘟囔不清的说他简直和老妈子一样,难得来一趟就应该一起彻夜躺在在荣耀女神的怀抱啊。
  
  两人交往那么多年,叶修糟糕的作息表丝毫没有被韩文清改变,反而在离开嘉世之后变得越来越糟糕。韩文清某次深夜被窗外野猫吵醒,打开qq发现叶修还在群里和几个偷偷玩手机的选手打嘴炮。
  
  “快点收拾干净,这个点早应该睡了”韩文清隔着卫生间的门喊他。
  
  
  
  
  *
  
  叶修漱完口回来就发现韩文清靠在他床上看新一期的电竞之家,全然无视了沐橙特意找了新床单和被子给他铺好的隔壁老魏的床。
  
  叶修也不赶他,自己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湿漉漉的手偷袭韩文清的肚子,还没来得及摸到韩文清半寸皮肤就已经被截了下来。
  
  空调的温度调的有点低,两个人盖一条空调被勉强还能凑合。韩文清把灯关了,调整了一下睡姿,让两人都还能舒服的躺着。
  
  在黑暗里,一切感官都被放大,叶修甚至有种能听到韩文清心跳的感觉。
  
  “盖被子纯聊天?”叶修忍不住打趣他。
  
  一对聚少离多的情侣,一见面通常就开始你撩我撩。叶修本来还在思考床头柜抽屉里的套子和润滑剂还有没有剩下,结果这家伙似乎一点来一发的打算都没用,手臂虚虚搭着自己,感觉下一秒就要睡了。
  
  韩文清搭着叶修的手臂紧了紧,说:“如果你不介意苏沐橙听到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
  
  叶修:“……好了我们快睡吧”
  
  苏沐橙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强的人,但是并不代表她在某天夜里失眠然后被迫听了一晚上墙角之后还能保持淡然。第二天她哀怨的眼神让某韩姓叶姓情侣不得不低下他们的狗头并保证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
  
  “明天去外面逛逛?”安静了许久之后,叶修抛出一个邀请。
  
  “你也有想出门的一天?”韩文清挑眉。
  
  “去补充库存啊,我买的那一箱方便面要吃完了”
  
  “……”
  
  
  *
  
  “老韩你是不是和张佳乐待久了被传染了幸运e?”叶修看着窗外的滂湃大雨,内心开始计算自己的泡面储备还能支持自己多久不出门。
  
  韩文清情绪也不太高,不过下雨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阻止的,于是他开了电脑上荣耀论坛的霸图版块回复粉丝去了。
  
  叶修眼看着韩文清坐下,跑去揉他的有些扎手的头发,说:“喂喂喂还真不去了?我们打把伞……”
  
  轰——窗外电闪雷鸣
  
  “你确定要去?”韩文清捉住那双捣乱的手,抬眼示意叶修看看那可怕的天气。
  
  “算了……”叶修恹恹的收回手,随后就去选手群里和人扯东扯西了。
  
  下午停雨了,苏沐橙晚上六点的飞机,三个人一起出门给叶修买了储备粮以及苏沐橙路上想吃的零食。
  
  叶修回去把购物袋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清一色的速冻产品,就是没有方便面。
  
  “瞧你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战队虐待了,”韩文清说,“抱着都硌人。”
  
  叶修迅速反驳他,说:“你懂什么,现在流行骨感”
  
  韩文清冷哼一声,说:“流行个头,健康重要”
  
  苏沐橙也站在韩文清这边,煞有介事的点头附和。
  
  
  
  *
  送走苏沐橙之后上林苑更安静了。
  
  叶修在群里放了个烟雾弹然后开着小号就杀进公会人堆里抢boss,韩文清也不打扰他,毕竟他抢的是蓝溪阁的。
  
  抢到boss的叶修笑嘻嘻的在群里调戏了黄少天,麻溜的钻下电脑桌就把电源拔了强行下线。
  
  “这个赛季你也没接广告?”韩文清问
  
  “没啊,怎么,很想看哥的英姿出现在广告上?”叶修随手把账号卡收进桌上的小盒子里,那里面塞满了他用过的马甲。
  
  韩文清忍不住提醒他,“有合适的还是接点吧”
  
  叶修知道韩文清想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两年前被退役的原因……无法带领队伍走向胜利,队里人心散涣,最重要的是,他毫无商业价值。
  
  没有一支队伍需要一个既没法获得成绩也没有商业价值的选手,哪怕与他共同成长的嘉世。
  
  但是已经不同了,他在兴欣,这个全新的队伍里,联盟的一切潜规则似乎都无法产生丝毫影响。
  
  “老韩啊,”他说,“我只想当个打荣耀的职业选手而已”
  
  韩文清看着他,忽然凑了上去,吻住那还在盯着小盒子发呆的家伙。
  
  唇齿间的水声在静悄悄的房间里格外明显,湿润的舌尖交缠着,无声的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他们已经快大半年没见过面了。
  
  叶修觉得自己要缺氧了,显然他的肺活量完全不及每天跑步机上跑个一千米的韩文清。
  
  韩文清及时放开了他,在嘴唇离开的一瞬间,叶修迅速舔了舔韩文清的下唇,末了还轻轻咬了一口。韩文清的眼神暗了暗,固定在叶修腰上的手猛然收紧,叶修被他往前一带,两个人以诡异的姿势拥抱在了一起。
  
  “上楼?”叶修的膝盖暧昧的往前顶了顶,果然顶到了一个硬物。
  
  韩文清没有说话,原本在腰间的手顺着叶修的腰线向上摸去。叶修有点后悔今天继续穿着兴欣的周边T恤了,这柔软的布料轻而易举就被韩文清撸了上去,露出他的整个前胸。
  
  “就在这里。”韩文清恶意的玩弄他的乳靐头,脆弱的乳靐尖被人用牙齿轻轻啃咬,叶修僵着腰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任由韩文清吸靐允玩弄。
  
  “另一边……”两只乳靐尖被区别对待的对比太明显了,叶修有点不满的往前挺了挺,韩文清的手指立刻默契地碾弄他的左靐乳,被手指粗暴的对待,异样的快感让叶修头皮发麻。
  
  趁着韩文清放开的瞬间,叶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双腿微微张开坐在了韩文清的大腿上,手也没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韩文清的鬓发。“真不上去?我床头柜……卧槽你买了什么!”叶修看着韩文清从刚买的零食堆里翻出出了套子和润滑剂,怪不得苏沐橙走的时候对他留了一个暧昧的微笑。
  
  “早上发现你抽屉里没有了”韩文清言简意赅,开始对叶修的裤子下手了,叶修再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穿一条沙滩裤,现在已经轻松被剥出了大半臀靐肉。韩文清拍拍叶修的大腿,说:“抬个腿”
  
  叶修白了他一眼,还是配合着把腿抬高,让韩文清顺利把他的裤子给扒了。
  
  冰凉的润滑和手指侵入他高热的后靐穴时,叶修不由得抖了抖。太久没有被入侵过的地方紧紧咬着韩文清的手指,既是有润滑的存在,进入的步伐依旧艰难。
  
  身体内部被撑开的奇怪感觉让叶修想要往上提腰,逃离手指的戳弄,然而无比熟悉他身体的韩文清已经找到他的前列腺并按了下去,叶修还没来得及离开半寸就迅速攀升的快靐感弄软了腰。
  
  “快点进来……”叶修的下巴垫在韩文清的肩上,难得的请求让韩文清觉得自己又硬了一点。
  
  寂静的房间里声音在无限放大,叶修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喘息,可是后靐穴的饱胀感让他实在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许久没有迎接过访客的温热肠靐壁包裹着韩文清的分靐身,穴靐口因为突如其然的入侵而猛地收紧,韩文清甚至有种要被叶修夹断的感觉。
  
  韩文清试着抚摸叶修光靐裸的后背,像安抚某种炸毛的小动物一样:“放松点”
  
  叶修瞪了他一眼,却因为目含水光而带了几分不明的意味,说:“有本事你来啊……啊……我靠慢点!都多久没做过了……”
  
  “五个月了,”韩文清突然给出了一个精确的答案,叶修愣了愣,“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沉默了一会,叶修说。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亲吻,叶修感觉自己的舌尖快要麻了,但他又舍不得从这温柔的吸靐允中离开,半推半就之间,两个人的体温都在急剧上升。
  
  韩文清试着轻轻抽靐插一番,发现后靐穴已经习惯了自己阴靐茎的存在,正随着叶修喘息有规律的挤压着自己。
  
  “老韩你是不是不行……”叶修刚想嘲笑一下这个慢吞吞的男人,却不料自己被猛地一顶,阴靐茎毫无预告的完全进入他的身体深处,让他接下来的话破碎不堪。
  
  “你慢点……啊……啊……”叶修极力在这疯狂的抽靐插中组织出一句完整的话,虽然成功了,但这位显然不打算听他的。
  
  “我不行?”韩文清咬了一口他通红的耳尖,“是不是太久没有做过了,你快忘了我的风格?”
  
  叶修觉得心有点凉,但他实在没有精力去管除了和眼前这位做靐爱以外的事情,快感随着脊柱攀升进了大脑,脆弱的肠靐壁在阴靐茎离开的瞬间感觉到空虚,又在被填满的瞬间微微痉靐挛,前列靐腺被恶狠狠的撞击,让他有种马上要坏掉的错觉。
  
  等韩文清要射的时候他已经射了,高靐潮的遗韵中被韩文清爱抚后颈的感觉让叶修昏昏欲睡,好在韩文清没有再折腾他,匆匆把被他们搞得一片狼藉的桌椅擦干净,就把叶修扶上楼睡觉去了。
  
  
 *
  叶修醒的时候韩文清正在他边上看手机,似乎在买回去的机票。
  
  叶修动了动腰,果然酸的要命,昨天不应该纵容韩文清在电脑桌前做靐爱,他这老腰还是需要柔软的床垫啊……诶?
  
  叶修盯着那个出现在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款式无比眼熟,只是刻字不一样。
  
  “求婚用这个?”叶修把手伸到韩文清面前晃了晃。
  
  “不行?”韩文清反问他。
  
  “第四赛季冠军戒指,你存心气我啊,”虽然这么说,叶修脸上倒是没有半分不高兴,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他现在心情挺好的,“这种戒指哥可有三个,你这……”
  
  “我只有一个”
  
  韩文清打断他的话,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叶修,我只有这一个”
  
  “……你犯规了,红牌罚下”叶修把脸埋回被子里,缩成一团窝在韩文清边上。
  
  韩文清隔着被子抱住他,说:“我爱你”
  
  叶修从被子里露出头来,没有说话,和韩文清交换的一个温柔的亲吻。
  
  
  *
  
  “走了?”叶修看着韩文清把行李收好,又给自己定好了午饭。
  
  “嗯,”韩文清点点头,“下次见面等常规赛吧”
  
  两个人再次拥抱,虽然不舍,但是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再等着他们。
  
  “哦对了,”叶修突然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为了让我永远是你的唯一,我决定这个赛季的冠军就由我拿走了,你们霸图去喝西北风吧”
 
  然后叶修毫无意外的吃了韩文清一掌。
  
  
  
  *
  小后续
  
  第十赛季结束后不久,叶修那万粉的微博终于迎来了第二条博文。
  
  叶修v:[图片]
  
  评论区


  黄少天v:我去老叶你哪来的五个戒指啊!地摊五毛钱买的吗???瞧瞧这bug,你哪来的第四赛季冠军啊,快醒醒!
  
  韩叶今天发糖了吗:啊啊啊那个第四赛季的啊啊啊啊!!我我我是谁我在哪!!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诸君,我先炸一步
  
  李轩v:我去楼上那什么手速……现在我应该说啥,99?
  
  楚云秀v:嘘,这个时候悄悄说99就好了
  
  喻文州v:99
  
  张佳乐v:99
  
  ……
  
  韩文清v:开门,我在你家楼下

评论

热度(631)